当前位置: 主页 > Win8之家 > 父母双双被骗损失惨重 他创立咨询公司专防老人被忽悠

父母双双被骗损失惨重 他创立咨询公司专防老人被忽悠

发布时间:2018-08-22 18:55内容来源:网络整理 点击:

陈杰义务帮老年人找相关部门咨询

时隔9个月,43岁的陈杰再次进入记者的视野。9个月前,他发现母亲被骗80万元,最终一分钱没要回来。因父母多年来双双陷入各种忽悠圈套,一怒之下陈杰创立了一家专防老年人上当受骗的公司,义务帮老人们做起了咨询和代理投诉服务。尽管这种不计成本的帮忙在别人眼里有些不切实际,但陈杰说:“只要现在有这个能力,那就先帮一个算一个,以此让老年人多一丝清醒,让儿女多一些陪伴。”

创立公司

专接老年人被骗案例

能帮一个算一个

“我没能帮到父母,希望能帮到其他老年人。”11月20日,一张印有“成都保护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”的海报,贴在青羊区一家彩票店的玻璃门上。因父母深陷忽悠陷阱,陈杰成立了这家防老年人上当受骗的公司。

今年6月公司成立,注册资金10万元。随后他又花1万元钱,请人开发了“保护伞乌托邦”微信公众号。在这个公号内发起投诉一栏,便可根据投诉类型,填写自己和投诉对象的信息,并描述遇到的问题。上传诉求后,陈杰可通过后台系统接收。 彩票店是陈杰朋友开的,他租下了店铺内的一个角落作为办公地点,用于和求助者见面及收取资料,每年租金3000元。

“接到老年人的求助,我会根据他提供的资料,帮他对自身的消费或投资行为进行识别,然后在平台上进行反馈,供老年人参考。”陈杰说,反馈信息会在平台上公示,让更多关注公众号的人一起参与讨论,但会确保求助者的隐私。

委托投诉

跑遍职能部门 只为给老人一个可靠的提醒

公司成立之后,陈杰从11月20日起通过微信和网络进行宣传,随之而来的结果是他没有想到的。不到一周,他的平台上就出现了两条咨询求助信息,“我都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难过。”

成都商报记者通过平台注意到,一位求助者自称购买了大量名为“九华盛世康元离子”的药品,提供的宣传单上称该产品能治疗糖尿病、白癜风,想咨询是否是虚假宣传。在帮助详情一栏,记者看到了陈杰的回复,他首先核实了求助者的信息,并注明求助者所咨询的公司信息,最后建议:该产品不应进行药品疗效宣传。

原来,11月25日陈杰将该药品带到青羊区消费者协会,对产品进行了解之后,消协出具了一份消费提醒,明确指出该产品属于普通食品,不具有任何治疗作用,请勿轻易相信推销人员的虚假、夸大宣传。而这一切,都是陈杰义务在跑,没有收取任何费用。

青羊区消费者协会一负责人告诉记者,“食品、保健食品和药品都有特定的批号,根据包装盒上的批号,就可以断定这个产品只是一般的食品饮料。”对方坦言,一般消协都是向社会发布消费提示,专门针对个人的还是第一次。

魏大英(化名),64岁,经朋友介绍加入“中国智慧城市学习”微信群,群里每天都会发布各种挣钱项目。“我之前投过两个项目,但一两年过去了都不见回报。”她在彩票点看到陈杰贴出的海报后,11月22日关注了平台,并上传了一条四川某金融服务外包公司宣传买股票的信息。陈杰除了查出该公司经营范围注明“不涉及吸收公众资金”、公司注册地址与求助者反映地址不符外,还对该公司所谓的股权代持做出解释,并称“如需进一步咨询请提供更多资料”。

魏大英看到回复后,心里一惊,“意思就是骗人的?”陈杰没有给出确切的答案,他目前只能帮到这里。

辛酸经历

母亲6次被骗 80万元打了水漂

用开公司的方式把自己标榜成一个“防忽悠”斗士,陈杰说,是因为母亲被“骗得已经没有了尊严。”2016年,由于脑梗塞,陈杰母亲胡效敏半身不遂。病重之际,她将过去6年共花80万元投资的6个“项目”告诉了陈杰,结果陈杰发现,6个“项目”全是忽悠人的。今年3月,陈杰第一次找到记者,并提供了那些投资“项目”凭证。

2011年,陈杰母亲先后借给一家旅游项目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48万元,至今没有收回。她说,当年她参加了该公司的一个旅行团,去海南、长白山耍了两次。“在景区,旅行社的人说团费不够,向跟团的老年人借钱,后来本该归还的钱,被旅行社说成去投资老年公寓了。”2011年至2016年,胡效敏又陆续向5家公司投入32万元,至今没有音讯。

根据胡效敏“投资项目”协议中注明的公司地址,记者进行了挨个探访,经了解,有5家公司在2014年到2016年先后搬离了协议中的办公地点。

母亲病倒后,陈杰辞掉了红酒销售的工作,每天在家中照顾,同时找相关职能部门,试图将损失挽回一点,不过都因找不到这些公司而不了了之。

上当给老人带来的绝望,远比疾病更让人担忧,母亲经常性全身发抖。陈杰本想放弃,专心给母亲治病,但“忽悠”却没有就此远离他。

父亲深陷骗局 他上门讨要说法

就在母亲因病卧床,从骗局中醒悟之后,陈杰的父亲陈光荣(化名)却在上当受骗的路上越走越远。“其实他很多年前就加入了成都一个俱乐部,只是一直隐瞒我们。”

陈光荣利用自己的资源,到处联系医生,从该俱乐部请来了“中医专家”到家中会诊。胡效敏回忆,丈夫曾带她到这家俱乐部办公场所内,用他们的设备做过理疗,还推荐医生给她开药,而这些所谓的专家开的药连包装标签都没有。更让陈杰担心的是,父亲不让母亲去正规的医院治疗,而是专吃自己带回的“保健品”。

今年4月的一天,陈杰要带母亲去公立医院治疗,父亲却制止了,称“我那边已经安排好了,人家是和俱乐部合作的社科院专家。”一怒之下,陈杰前往俱乐部办公地,砸烂了俱乐部的玻璃、桌椅,最后被带进派出所,赔偿了对方1000元钱。

成都商报记者在今年4月的调查中了解到,这家俱乐部,其实是以虚构修建休闲养老住宅区的事实吸纳资金,并推销各种保健品。张兆明(化名)是创始人之一,后因纠纷,并了解到该俱乐部不具备房地产开发资质,将俱乐部告上法庭并胜诉。张兆明的儿子张勇(化名)告诉记者,该俱乐部以注册公司的形式成立,公司成立之后,逐渐偏离了最初的目的,开始与保健品机构合作“赚钱”。

各方声音

支持帮老年人投诉 最大意义在于提醒子女多陪伴老人

“你这个事能持续多久?”这是陈杰遇到最多的问题,不盈利,还要自费帮忙,一人之力如何支撑?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Here Is AD 250*250 !